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起名是个学问,尤其在中国,一个好名字还意味着一个好的未来,所以生了娃,奶粉自然要买,大师也是要请的。商家为自己的店铺取名也是煞费了苦心,尤其因为还有商标法摆在那,好名字还不能重复用,你得整个特别的。这不,被逼急了,方言都给逼出来了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北京

 

"浑不吝"是北京方言,有"全不怕"之意。虽然"浑不吝"本身不具有贬义色彩,但由于该词汇在日常生活中被广泛使用,如果用作商标,则不具备商标应有的区分作用,因此"浑不吝"商标因缺乏显著特征被予以驳回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还有商标注册人申请"六哥老炮儿"商标(申请号:18990139)。老炮儿,原为老泡儿,北京俚语,意指在监狱中不停进出、当成日常生活的一类社会阶层。过去老百姓口中的老泡儿,常指性格暴烈、行为混蛋的混混,微含贬义。商标局便认为"六哥老炮儿"是贬义的,对社会具有不良影响,因此将该商标被驳回。尽管后来驳回复审请求得到了支持,还是因商标近似而被无效了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东北

 

"山炮"是东北方言,形容一个人头脑简单,见识平庸,且"山炮"在生活中多为贬义,使人有不适感。某申请人申请"山炮小郡肝串串香"商标,商标局认为作为商标使用易产生不良影响,故予以驳回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济南

 

"熊行行(háng)子",是一句济南地区民间非正式、方言化的俚语,是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总结出来的颇具地方色彩的音译词语。在日常使用中,常常用于日常口语中的善意调侃。有时也用于表达新鲜事物,或者用于表达对旧事物赋以新意的说法。但也具有对人或物怀有否定、瞧不起、不在乎、厌恶、鄙视等含义,属于贬义词汇。商标局认为该文字作为商标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产生不良影响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四川

 

"仙人板板"是四川方言,该词原应写作"先人板板",由于受电脑输入词条顺序影响,后常常被写为"仙人板板",是四川及周边地区民众所熟知,含有对他人祖先侮辱的一种表达。某成都人申请"仙人板板"商标,若将"仙人板板"作为商标使用,势必给社会公众带来文化心理上的伤害,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,故予以驳回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也曾有人申请"MMP"商标,而它实际上是四川方言"妈卖批"的拼音缩写,经常作为不文明用语出现在网络上。若将"MMP"作为商标使用,是对广大社会公众的不尊重,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,易产生不良影响,故商标局予以驳回。

 

新疆

 

纯文字商标"毛驴子",从字面含义看就是指动物中的驴,但事实上在新疆等地方言中"毛驴子"通常是骂人的话,泛指牲口。这样的词汇申请注册为商标显然也不合适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广东

 

粤语"食饱未"(意为"吃饱了没有"),作为商标使用固然没有贬义的意思,但该方言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太频繁,已失去了独特的识别特点,最终以没有明确的显著特征和可识别性为由驳回。 深圳一家"粤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"以"粤蒲粤搞野"(含义为越玩越开心,越玩越来事)作为商标申请注册,商标局认为该方言确实不能区别商品或服务项目的来源,故以缺乏显著特征驳回申请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根据以上这些案例,方言做商标倒也不都是因为含有不良含义而被驳回,有些是缺乏显著性,也有的是没办法用作识别商品服务。事实上,用作商标的方言俚语也有不少。

 

像四川方言"瓜娃子"表示对亲近之人的戏称和爱称,"么斯"是武汉、安徽等地的方言,是什么、什么事情的意思,如"搞么斯?""结棍"在吴语、赣语、袁浦方言、泰州话中都有用到,表示厉害强大的意思。

没想到吧,审查员个个都是方言大师

起个亲切、具有地方特色的店名,对商家是有极大帮助的,想要开张当老板的小伙伴们也要抓紧功夫了,商标差不多算是用一个少一个的稀缺资源,现在不申请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